调查显示:60.2%受访者希望义务教育阶段“不排名”

科策网

2020-01-23

调查显示:60.2%受访者希望义务教育阶段“不排名”

翠ゅ蹲厨癟癘綠獀锚э某ㄆ砏玥癚阶は癸某琎ら膥尿某穦ず┰ガぃ虫珹翴计羭も矗砏祘拜肈单╈┑丁いゎ尿臛阶玡矗ヰ穦尿笆某ョ↖莱癸┕ヰ丁ョГ﹚﹚ňゎは癸翴计程沧琎らヰ穦玡∕いゎ尿某ミ猭穦琎らЧΘ繷借高吏竊某祘莱赣膥尿癚阶琍戳糵某э某ㄆ砏玥戳丁そチ囊囊豁法┄爵矗いゎ尿某ぃ筁は癸某┰┰╈┑穦某チ囊畊璊в岸某穦皚絬某Χ惩怸のチ秖朝в矗ヰ穦尿穦某既氨ミ猭穦畊辩だσ納ぃу场ヰ穦笆某à︹砏祘耑腸は癸繦琁甶砏祘拜肈も琿锚秈いゎ尿某臛阶チ穦某栋馋矗砏祘拜肈羘嘿畊紌攌某郭矗璹いΤ帽竝や陪Τà︹侥辩莱紌攌度璽砫穦某ぃ疉の掉∕ㄆンぃ筁某穦皚絬某を﹕繰チ囊某狶囊某眎禬动单膥尿羭も虑à︹侥阶╈┑丁紌攌は婚笵ㄤ某Ω矗иà︹侥㎡玒砏祘拜肈坚睲⊿Τヴ钡窥痲у蝶砏祘拜肈砆垒ノ莱赣臛阶辨產㎡濜ㄆ薄╈丁闽砏祘拜肈阶某穦よタ肈膥尿癚阶法┄爵㏄矗いゎ尿某ㄤは癸某裤臘祇ē篈やいゎ尿э某ㄆ砏玥糵某は癸某祇ēノ荷15だ牧狡狡阶瓃珹羘嘿э某ㄆ砏玥Τ诀穦笻舅管某舦ㄖ臛阶逼筁おお4Ω翴计は翴计璸は癸ぃ翴衡猭﹚计⊿Τ┕郸菠–材45だ牧瞒秨穦某芔ヰ15だ牧τ琌霍みГ﹚﹚е糵某某ㄆ砏玥秈は癸饼翴计某穦ずАΤì镑猭﹚计ら穦某程沧翴衡猭﹚计Ω计度眔4Ω边7⊿Τ某碞いゎ尿某秈︽祇ē矗某法┄爵羆挡祇ē辩盢某窖∕秨﹍щ布渤は癸㊣腹は癸э某ㄆ砏玥玂矫ミ猭穦沽刚耑睹程沧某だ舱翴布い舱9布觅Θ23布は癸跋匡13布觅Θ16布は癸砆∕辩㈱ē琌琵產氨氨稱稱ヰ穦穦某さΝ9尿穦

调查显示:60.2%受访者希望义务教育阶段“不排名”

原标题:%受访者希望义务教育阶段老师坚决不排名  漫画:张寒  日前,教育部印发《义务教育学校管理标准》(以下简称《标准》),要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考试成绩不进行公开排名,不以分数作为评价学生的唯一标准。但目前依然有小学和初中对学生考试成绩进行公开排名。

  上周,中国青年报社社会调查中心联合问卷网,对2001名受访者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,%的受访者身边仍有公开学生成绩排名的小学和初中,%的受访者认为公开排名会让学生觉得分数和名次最重要。%的受访者希望不排名,仅将成绩告知学生本人和家长。%的受访者希望老师树立坚决不排名意识,做好考试后续工作。  受访者中,%的受访者是学生家长。生活在一线城市的占%,二线城市的占%,三四线城市的占%,城镇、县城的占%,农村的占%。

  %受访者身边仍有公开排名的小学和初中  北京市民张华(化名)的孩子上小学四年级,她告诉记者,现在每次考完试,老师会通知家长孩子的考试成绩,但不会公开排名。“不公开成绩后,孩子比以前更乐观了,考试没有心理负担,对学习也没有抵触心理了”。  河北唐山市民杨力新的孩子也上小学,学校每次期末考试后会公开成绩排名。杨力新说,虽然现在倡导不公开排名,但他担心家长看不见孩子真实的学习水平,没有一个衡量标杆。  民调显示,%的受访者身边仍有公开学生成绩排名的小学和初中,%的受访者身边已经没有了,%的受访者回答不清楚。  辽宁沈阳市民李明兰(化名)的孩子今年读初三,每次考后家长会上,班主任都会念一下学生成绩排名。“孩子临近中考,排名方便家长了解孩子学习情况。”李明兰认为,公开排名也能让学生对自己的学习状况心里有个底。不过,她认为过分强调成绩排名会给家长和孩子造成心理负担,“有些孩子甚至会觉得隐私被泄露了”。  同在辽宁沈阳的杨艳的孩子今年小学五年级,学校已经不公布学生成绩了,只会通知家长孩子的考试分数。杨艳认为,家长没有必要总是跟别人家的孩子比成绩,应该给孩子一个相对宽松的成长空间。  关于义务教育阶段公开成绩排名带来的影响,%的受访者认为会让学生觉得分数和名次最重要,%的受访者认为这会加剧家长的教育焦虑,%的受访者认为会打击学生的自信心和自尊心,其他影响还有:给学生分优劣,不利于其心理健康(%),违背义务教育阶段教育理念(%),侵犯学生的隐私权(%),仅%的受访者认为公开成绩排名没什么负面影响。 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表示,《标准》的相关规定主要是为了抑制一些学校根据考试分数来筛选学生,避免因过度看重考试分数而忽视学生其他方面的发展,给学生造成较大的压力。  “当下仍有一些中小学校进行公开排名,主要是因为高考还看重分数。”储朝晖指出,只看分数,不关注孩子的情感、意志、道德等方面,不利于孩子健康发展。由此产生的另一个典型问题,是很多学生在该生成志向的年纪没有生成志向。“一般生成志向的关键期在十四五岁,但很多孩子此时正忙于大量作业和考试训练,到了大学,有的学生依然是没有志向的,整天就玩游戏、睡懒觉”。  %受访者希望只将考试成绩告知学生本人和家长  辽宁鞍山初二学生杨月(化名)的学校,每学期都会公开学生的期末考试成绩排名。杨月认为,如果不排名,即便考了倒数也不知道,学生可能会产生一种麻痹心理,努力的动力就小了。不过,她同时指出,全年级张榜排名过于打击学生自信心,在班级内部排名就好,既让学生有竞争意识又保护了学生的自尊心。  李明兰认为,老师在课堂上只需简单说下考试情况就行,可以通过微信或短信形式把成绩单独发给家长,不影响家长相互交流讨论。  如何恰当地通知家长孩子的成绩?调查中,%的受访者希望不排名,仅将学生成绩告知本人和家长。%的受访者支持排名,具体来说,%的受访者建议将学生成绩和排名仅告知本人和家长,仅%的受访者希望公开所有学生的成绩和排名。  杨艳认为,《标准》能否执行到位,关键在于学校。老师要告诉家长和学生,不公开成绩排名也是为了孩子好,不能过分看重成绩排名。另外,各级教育部门的政策理念应一致。  杨立新认为,如果不公开排名,就可能因为成绩信息不透明而产生“关系户”,相关部门要做好监督审查工作,消除这种隐患。  “从正常的教育教学角度来说,需要对孩子的学习进行评价,但对学生的评价不能只包含分数。”储朝晖对记者说,学生的学习动力包括外驱力和内驱力,考试分数是外驱力,在一定情况下有作用,但不能只有外驱力。学生的内驱力是不是充足,各方面能力如何,这个才是决定人长远发展的重要因素。“成为一个更好的自己比上一个好大学更重要”。  储朝晖认为,强制执行相关规定,效果未必会很好,解决问题的关键还是在思想观念的改变,这需要教师、学生、家长、政府各方面对教育的认识更专业、更清晰。他建议,整个高考招生制度的改革要加快,另外,要让更多人认识到仅仅看分数的害处,“我们一定要着眼于孩子的长远发展,而不是仅看眼前的考试成绩”。  如何落实好义务教育阶段成绩不公开排名的规定?调查中,%的受访者希望老师树立坚决不排名意识,做好考试后续工作,%的受访者建议学校引导学生多方面发展,不要只看重成绩。其他还有:杜绝因不排名产生“暗箱操作”行为(%),落实《标准》监察工作,制订相关预防和惩治举措(%),家长不要过于焦虑成绩(%),督察部门加大审查力度,整治违规学校(%)等。(责编:刘远忠、牛攀)。